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本文来源西安金融棒棒糖,作者吾十二,

上市公司披露利好以期获得市场正向回馈,本无可厚非,但炒概念翻车就很尴尬了。

上周,延安必康及公司管理层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及通报批评后,又收到陕西证监局下发的两张警示函。缘由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延安必康披露公司将生产口罩等疫控防护品,以及与深圳图微安创战略合作开发多肽药物,涉嫌信披违规。

蹭疫情概念翻车

简单回溯下事情过程,疫情最严重期间,国内企业纷纷捐款捐资,其中医药企业更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或加码生产疫控防护品,或研发抗疫药物,中医药公司延安必康亦发了多则与抗疫有关的公告。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受到监管的公告,一条为生产口罩的公告。2月5日,公司公告称,收到来自大股东所在地新沂市政府的紧急通知,为应对疫控防护品物资短缺,延安必康应尽快完成生产线改造,完善生产许可等项目手续报批,力争日生产30万只医护级口罩。

但上述公告中,公司并未提示尚无口罩生产业务,尚未取得口罩产品生产许可资质等风险,亦未披露口罩生产线改造的投资、建设、预期回报、对上市公司影响等详细信息,在监管部门问询后,才补充披露详细信息及提示风险。

另一条是抗疫药物公告,2月7日,延安必康公告称,与深圳市图微安创签署战略合作,开发治疗组织器官纤维化的多肽药物。而该药物在应对当下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以及未来出院病人进一步的康复治疗具有重要临床价值。

同样,该公告未明确说明作出多肽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判断依据,未对相关药物研制的时间过程、后续研发、审批程序等重要信息进行披露,也是在被问询后,才补充披露。

以上密集利好公告的时间点很有意思,紧接着春节+疫情后首开盘(2月3日)不久,公告内容和抗疫有关,而公告期间,公司股价亦有小幅的上扬。2月5日、6日公司股价更是涨停。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因此,延安必康的行为很快得到监管部门注意,先是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出具监管函,后深交所通报批评。3月12号,公司公告披露,收到陕西证监局《关于对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及《关于对谷晓嘉、香兴福、苏熳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两张警示函。

我们大概梳理了下,监管部门的处罚原因,均是出在了信披问题。即陕西证监局认为,公司生产口罩及与图微安创合作的两则公告,未对生产项目和合作做详细充分的披露,且未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不准确的情形。

遭罚背后,是背后动机,表面来看,我们可以判断,此明显是上市公司借疫情,释放利好消息,蹭口罩概念和抗疫药物概念,意在给股价和公司业务预期加分,未料到的是翻车了。

为兄弟公司输血纾困?

熟悉资本市场的人,想必对延安必康这家借壳上市的公司,多少有所耳闻,一度负面杭州网上兼职很多。因此作为专业财经观察者,我们也不满足看到的表象,更深层的是,上市公司亦在借疫情给大股东旗下公司纾困输血。

根据补充公告,我们发现,投资生产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主体为延安必康的全资孙公司,该孙公司则是租用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全资子公司江苏嘉萱智慧健康品有限公司生产线改造后来生产。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捋一下关系,就是说上市公司租用兄弟公司,即大股东旗下子公司的车间和设备来实际生产,然后出钱把车间和设备改造成口罩生产线。为此,上市公司付出投资3800万元,资金自筹。

上市公司的回报为一:增加新业务。二:新业务的收入。估算为口罩生产线改建项目,投产后年均可实现年营收8216万元,税后净利润1337.68万元。

但是为什么要租用兄弟公司江苏嘉萱的车间和设备?这里面大有文章。江苏嘉萱2011年成立,成立最初是卖水和饮料的,2015年被必康收购,2017年7月才改名并变更经营范围,主业为纸尿裤和女性护理用品等健康用品。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而江苏嘉萱的健康用品项目,是必康在江苏新沂投建的“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项目的一部分,健康用品项目全部投产后,公司将成为国内单体最大的卫生护理用品生产销售企业之一。新沂政府官网披露,该项目最新进展是,截至去年7月项目部分投产。

从时间线来看,江苏嘉萱的健康用品项目投产时间并不长,尚不清楚是否全部投产,我们的疑问在于,为什么要着急租给上市公司?没有口罩生产业务和资质的延安必康,仅从公众公司经营而言,为什么要花钱花时间做与主业不相关且存在一定风险的业务?

江苏嘉萱的“资金困境”或许能给出答案,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从2019年到现在,因为买卖合同纠纷遭到密集诉讼,梳理诉讼内容多为江苏嘉萱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比如无锡优佳无纺科技公司向江苏嘉萱供应全诺尔高分子复合芯体产品,被拖欠货款480.33万。兰溪一家提供透气膜、无纺布产品的公司,被江苏嘉萱拖欠货款17.5万元。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同时,江苏嘉萱2019年11月以来已连续两次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涉案金额250.1万元。也是从去年开始,在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板块,可以看到数起员工在线讨薪,并爆料公司拖欠130人工资。

据延安必康公告,其租用江苏嘉萱生产车间及配套设备,租用费用合计1303.31万元,这笔资金对江苏嘉萱而言,无疑能解燃眉之急。

何时能反哺地方产业?

事实上,延安必康已不是第一次受到监管处罚措施。2019年5月,因大股东、持股5%以上的股东上海萃竹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周新基(公司董事)平仓减持,被陕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紧接着,因延安必康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披露的净利润与年报实际净利润数据差异较大,且未在2019年1月底前修正业绩预告,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收到监管函。

我们都知道,延安必康是陕西必康作价70.2亿元,于2015年底成功借壳“九九久”上市,后延安国资入股,在2018年迁址注册到延安,李宗松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借壳后,延安必康可谓负面缠身,被指业绩变脸下滑,财务状况恶化;李宗松在资本市场运作,用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上市公司股票的钱,来认购东方日升,结果深陷被动减持“泥沼”;多次遭监管部门监管问询。

延安必康吃监管“黄牌”:不单是炒概念翻车?

我们无意深究延安必康在资本市场的种种运作,也不去分析公司财务数据可能暗含的雷区,作为地方财经观察者,因延安必康被监管的契机,我们关注的是,作为公众上市公司,也是延安第一家上市企业,公司对当地的反哺到底在哪?

延安国资最初入股并力促必康迁址背后,肯定是希望上市公司能支撑当地产业,支撑就业,为实体经济有所贡献。在必康迁入的当年12月,当地政府部门就组织了必康药业项目协调会,推进延安必康落地建设。

我们综合查询获悉,延安和必康计划合作的项目为现代医药智慧健康综合体项目,2019年3月,延安官方披露的项目动态为,加强与企业协调对接,督促企业尽快落实建设资金,力争上半年开工建设。

关于这个项目最新的进展,并未查询到它是否已落地建设。而在上市公司的公告中,我们也没有发现这个项目任何信息。

我们注意到,延安必康在医药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动作,目前与延安关联亦不大。上游布局中药材种植和修建国家中药材储备库,如河南山阳的必康国家中药材储备库暨大数据交易平台。在中成药制造环节,有江苏新沂的“制药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和“必康医药数字工厂”。下游则连续并购药企。

当然,上市公司的业务布局自有其考量,但我们更希望,吃了地方政府红利的延安必康,也能更多的为当地做贡献,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反哺当地的中药产业,进而为实体经济做贡献。

免责声明:本站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杭州兼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杭州兼职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