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来袭,国内石油石化企业“很受伤”

4月21日,美国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暴跌逾300%,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究其原因,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削弱市场需求只是其中之一。国际油价跌跌不休,令国内石油石化企业”很受伤。

多重因素致国际油价“崩塌”

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2点30分,美国WTI 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暴跌55.90美元,跌幅达305.97%,不仅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且成为自1983年纽交所NYMEX WTI 原油期货上市以来,所录得最低原油期货价格。

与此同时,将于5月19日到期的6月WTI合约下跌约18%,至20.43美元/桶;7月WTI 合约下跌约11%,至26.18美元/桶。

“负油价”来袭,国内石油石化企业“很受伤”(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油价下跌是非常短时期的,负油价反映了金融方面的问题,并非原油局势。他还提出,“现在是购买原油的大好时机,我们希望国会能支持。”但很显然,业内人士对于原油出现极端走势,感觉“很糟糕”。

石油价格信息服务商OPIS的全球能源分析主管Tom Kloza表示:“没有人见过这种负油价,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公司(RBC Capital)分析师Helima Croft也称:“目前我们看不到原油市场短期内有任何好转,我们仍对原油短期前景感到担忧。”

什么原因导致油价“崩塌”?无疑,新冠疫情蔓延重创全球石油需求,是令国际油价大跌的“元凶”之一。虽然OPEC 于4月12日与产油国盟友达成“有史以来最大的减产协议”,5月至6月日均减产970万桶,7月至年底降至日均减产770万桶,但此举或仍不足以化解疫情令全球经济“停摆”造成石油过剩持续增长的问题。

在高盛分析师看来,OPEC+的减产协议虽属空前,但“规模太小,来得太迟”。国际能源署(IEA)更是在4月15日发布的月报中预计,4月石油需求同比减少2900万桶/日,降至1995年水平;5月石油需求减少1200万桶/日。

然而,疫情仅是导致原油创纪录低迷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原油存储空间告急亦进一步拉低了油价。IEA的月报指出,随着需求下降超过OPEC+的减产量,石油储备可能会饱和。康菲石油公司CEO近日预计,石油储备将于5月份填满。

瑞典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分析师Bjornar Tonhaugen认为:“全球供需失衡的真正问题已开始在油价上显现。随着原油生产继续相对完好地进行,仓库一天比一天满。”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4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加1924.8万桶至5.036亿桶,增幅4%;美国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12周录得增长,涨幅续刷纪录新高。同时,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增加572.4万桶,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6周录得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分析师Chris Midgley指出,库欣是内陆城市,原油库容很可能在三周内填满,届时WTI原油期货合约进行实物交割将更困难。

可以想见,倘储罐库容不够或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宁可接受负油价,赔钱也要让买家将原油运走。

除了上述两大因素,5月原油暴跌还与临近交割日有关。由于5月合约将在北京时间4月22日凌晨2点30分交割,为避免被强制平仓,部分交易者会提前平掉5月合约,重新建仓6月合约,这就导致5月合约出现许多卖盘,价格大跌。

“三桶油”打响降成本战役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际油价跌跌不休,国内石油石化企业“很受伤”。

在4月20日国新办就今年一季度央企经济运行情况举行的杭州网上兼职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委员、秘书长、杭州兼职网发言人彭华岗坦言:“一季度,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月初的每桶68美元跌到3月末的每桶23美元,期间一桶跌了40多美元。尽管低油价对降低我国经济运行成本有利,但对中央石油石化企业生产经营和效益产生较大冲击。一季度国内需求下降,成品油销量下降也超过20%,勘探、炼化等业务收入成本倒挂,石油石化企业整体亏损,影响央企效益增速,影响了30个点。”

华泰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国际油价快速走低,主要通过库存周期利空化工产品价格趋势和企业库存价值,包括炼化、有机原料等。同时,利空以天然气、煤炭为原料的竞争性路线的盈利能力。

事实上,国际油价持续下跌造成的压力,国内石油石化企业早已感受。

3月26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国石油,证券代码:601857.SH)举行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公司财务总监柴守平在会上称,2020年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与年初相比跌幅超过60%。为此,公司正在编制与油价联动的资本开支方案,整体原则坚持“量入为出”。

根据中国石油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56.82亿元,同比下降13.9%。而其资本性支出达到2967.76亿元,同比增长15.9%。可见,公司决定调整2020年资本开支,国际油价不断跳水是一大关键因素。

4月16日,中国石油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厚良在提质增效动员推进会上表示,疫情和油价暴跌叠加而至,对油气市场供应端和需求端造成双重挤压,集团公司生产经营受到的冲击前所未有。

显然,两位集团重要人物的表态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油价“寒冬”持续,中国石油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勒紧裤腰带”。

无独有偶,3月23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国石化,证券代码:600028.SH)召开“百日攻坚创效”行动动员(视频)大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张玉卓提出“大干一百天、苦干一百天、快干一百天,促进生产经营全面回归正轨”,并要求“有序降低库存成本,努力降低原油采购成本,提升上游应对低油价的能力。”

3月29日,中国石化发布2019年年报,去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5.91亿元,同比减少8.7%。年报称,预计2020年国际油价低位震荡,加之受疫情影响,公司生产经营计划正在动态调整中,初步计划资本支出1434亿元。

我们注意到,2018年中国石化的资本支出为1471亿元。此举反映出面对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影响,集团对于2020年市场持谨慎态度。

此外,在港股上市的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海油,证券代码:00883.HK)于3月25日举行2019年年度业绩电话会议,根据其2019年年报,去年实现销售收入2331.99亿元(其中,油气销售收入1971.7亿元),同比增长2.4%;实现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0.45亿元,同比增长15.9%。

虽然中海油年报称,得益于产量增长和有效成本管控,去年业绩不错。但实际上,公司对于今年以来油价跌跌不休,同样“如临大敌”。在3月25日的电话会议上,中海油首席执行官徐可强表示,鉴于当前疫情和油价影响,公司将对2020年资本性开支和油气净产量目标作一定幅度下调。据悉,中海油去年资本支出为796亿元。

4月7日,中海油召开“坚决打好应对低油价挑战攻坚战”工作部署视频会议,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汪东进在会上明确,做好长期应对低油价的充分准备,“年度国内原油、天然气增产目标不动摇,年度投资压减10%—15%,总成本降低不少于10%,通过推进降本增效专项行动实现降本50亿元,亏损企业治理工作要实现减亏50亿元。”

从4月21日国际油价暴跌后,国内“三桶油”在股市上的表现看,中国石油以4.52元/股开盘,收报4.51元/股,下跌0.88%;中国石化以4.57元/股开盘,收报4.54元/股,下跌1.52%;中海油以8.310港元/股开盘,收报8.27港元/股,下跌2.93%。三者悉数“翻绿”。

免责声明:本站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杭州兼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杭州兼职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