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新的,黄峥的时间旅行

在商业世界,每一次重构,都是一次物种的毁灭与新生。

疫情还在继续,坏消息很多,每个人都在担心:未来会怎么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答案是:未来是一个新世界,一些全新的物种正在诞生。

4月25日,拼多多发布了2019财年年报,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随同年报发布了股东信《新的世界正在到来,新的物种必然出现》,他宣称,一个全新的人类世界正在到来,新物种将会以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样子在新的土壤中孕育和生长。

拼多多2019财年年报显示,2019年拼多多实现成交额10066亿元,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年营收301.4亿元,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跃商家数超过510万,较上年同期的360万增长41.7%。

拼多多已经改变了中国电商行业的格局,从用户数看,创立4年半的拼多多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

拼多多从创业开始就一直处于一种超高速行驶的状态,目前还没有减速的迹象。4月19日,拼多多认购国美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三年,如果最终全部行使转换权,拼多多将成为国美第三大股东。

从竞争的角度看,阿里巴巴的优势品类是服饰,京东是家电,拼多多则是综合品类,三家公司的战线犬牙交错,互有攻防。入股国美,拼多多可以借势打造自己在家电领域的能力,杀入对手的地盘。

竞争是惯常的商业思维,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黄峥看问题的角度不是竞争,而是时间。他在致股东的信中说:过去世界的某些维度在被重构,一些规则也在被改写,这股席卷全球的力量将从根本上永久地改变我们所生存的世界。

新生老朽,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没有起始,没有终点,惟有进化迭代,黄峥要做时间的旅行者。

1

牵手国美,生态蓄势破局“二选一”

“实际双方谈判的时间非常短,三四天左右就快速完成了。”国美零售CFO方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拼多多入股国美时表示。

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表示,此次合作是平台践行“普惠、人为先、更开放”新消费理念的最新一步。

除了资本上的合作,双方还进行了战略合作,国美零售所有商品将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电将接入拼多多“百亿补贴”计划。

这是一次昔日家电零售霸主和年轻互联网新贵的牵手,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将同时为拼多多提供覆盖全国的中大件物流、仓储及交付服务,以及包含家电维修、清洗保养、以旧换新在内的家电服务解决方案。

国美旗下的安迅物流以全国54个一级操作中心为核心,和下辖二级操作中心共同构筑了覆盖近400个城市的B2BB2C物流网络。安迅物流官网显示,安迅物流在全国拥有428个仓库,库房面积达195万平方米,拥有日常管理车辆6230辆,司机6545人。

国美会将安迅物流的能力,特别在中大件干线、支线方面的能力全面开放给拼多多,安迅物流还提供安装服务,送装一体。

这些年拼多多发展迅速,用户增长很快,牵手国美可以补足拼多多在物流方面的不足,尤其是在大件物品的运输能力方面。

家电是单价较高的产品,可以拉高拼多多的客单价。2019年以家电销售为主的京东用户人均消费额为5761元,拼多多为1720元。GMV的增长需要用户规模与客单价同时增长,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京东3.62亿,阿里为7.11亿,从增速上看,拼多多用户数可能在2020年完成对阿里的超越;牵手国美可以帮助拼多多客单价逼近对手,进而进行GMV的追赶。

经过四年多的超高速狂奔,拼多多已经是一家市值超过600亿美元的公司,这不是最重要的。从时间的维度思考,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明天蓄势,唯有如此才有意义,拼多多最重要的“势”是用户与供应商,联手国美是拼多多蓄势的一个动作。

2019年,拼多多遭遇了竞争对手持续发起的“史上最大规模的二选一”。与综合品类相比,家电品牌供应比较集中,“二选一”更易实施。国美有丰富完备的供应商体系,拼多多开放消费能力,供需之间的化学反应有助于拼多多破局“二选一”。

资本市场看好此次合作,双方合作首日,拼多多股价一度涨超13%,再创新高,突破50美元关口;4月20日,国美零售早盘曾高开至32.88%,收盘涨幅收窄至16.44%,0.85港元的收盘价也创下两个多月来的新高。

2

以创新为基础,拼多多是向着阳光开的花

拼多多牵手国美,很多人拿阿里巴巴与苏宁的合作类比,“多美”战“猫宁”,这是媒体写就的剧本。

2020年黄峥在致股东信中说:无论我们多么固执地渴求着对称和永恒,时间总是在不断制造着世间种种的不对称、不可逆以及死亡;2019年他说:我们这一代人终将被这个时代急速的洪流,推向一个属于我们的不一样的新时代。

“摒弃零和竞争的帝国式思维,转变为以持续创新为基础,为消费者和社会创造增量价值的思维,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阳光”,黄峥如是说道。“多美”战“猫宁”是竞争思维结的果,拼多多是向着阳光开的花。

黄峥有个公号,他在文章中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如果有1000个人在夏天就想到冬天要买一件某种样子的羽绒衣,他们写了联名订单给到一个生产厂商,并愿意按去年价格出10%的订金。这种情况下,工厂愿不愿意给他们30%的折扣?”

这就相当于工厂用“30%的折扣”向这1000个人购买了一份“保证在未来购买这件商品”的保险。黄峥相信,消费者的需求对供给方一定是有价值的。它可以降低组织生产的不确定性,实现资源和资本更有效的配置。

拼多多的核心思路是将消费者的需求集中起来、透明化,将之提供给供给侧以换取价格更优惠的产品,实现的是需求侧的集中化和透明化。基于需求侧的集中与透明,供给侧就有实现中小规模批量“定制生产”的半市场经济的可能,或者柔性制造。

黄峥的总结是:用需求侧的半“计划经济”来推动实现供给侧的半“市场经济”,实现新的供需平衡。

这与传统电商的做法不同,传统电商的核心思路是将商家提供的产品集中起来,价格透明化,相当于把义乌小商品市场搬到网上,实现的是供给侧的集中化和透明化,解决了实体购物中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满足了消费者“货比三家”的需求。

传统电商拉动了消费侧,却苦了供给侧,为了适应新规律,工厂旺季日夜赶工,淡季可能几个月不开工,可谓冰火两重天。

每一天都是新的,黄峥的时间旅行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年活跃商家数超过510万,2020年拼多多将继续对商家坚持“0佣金”和“0平台服务年费”的政策。

在需求侧,通过拼团砍价和拆红包等模式创新,拼多多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内积累起了5.852亿用户;在供给侧,通过多多果园、拼工厂等跑马圈地,拼多多平台年活跃商家数超过510万。历时四年,拼多多初步完成了在供需两端的蓄势、重构,成长为不同于传统电商的新物种。另外一方面,这个小孩还不够强壮,正在成长,急需要更多的营养。

“拼多多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模式,而我们正处在这种模式开创的早期。你可以说我low,说我初级,但你无法忽视我。”正如黄峥所言,拼多多不是一家一般意义上的电商企业。牵手国美,优化拼多多体系内的物流、供应商,可以帮助拼多多成长,强身健体。

与传统电商相比,拼多多的逻辑不再是基于流量搜索的人找货,而是基于算法推荐的货找人。

完成用户画像和供应链升级,利用人和人推荐、人和人之间关系、兴趣的相似点,做人以群分的归并,把每个人个性化的需求归集成有一定时间富裕度的计划性需求,拼多多实现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技术的力量。

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重构了一个新世界,拼多多是新世界的新物种。

黄峥是时间上的行者,站在时间的角度向前看,每一天都是新的。

3

病毒启示录,物种大灭绝与大爆炸

6500万年前,一颗直径10公里的小行星以时速7000公里的速度撞击了地球,统治世界的恐龙灭绝了,地球上95%以上的动植物都灭绝了,一种像老鼠一样的小动物深藏在地洞里躲过了地表超过270度的高温活了下来,经过漫长的进化成为了现代智人。

现在的商业世界里,有很多恐龙一样的存在,他们看似不可战胜,但站在时间的维度上,它们终将被战胜。

据eMarketer的数据,2018年中国网购额突破了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0%。

在电商零售市场,阿里巴巴(淘宝+天猫)占了58.2%,京东占16.3%,这两家占了超过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第三名是拼多多,份额5.2%。往后是苏宁、唯品会、国美电器,份额分别为1.9%、1.8%和0.7%。第七到第十名是亚马逊中国(0.7%)、沃尔玛中国(含一号店)(0.7%)、当当(0.2%)、聚美优品(0.1%)。前十名里除七家纯电商,三家传统零售企业份额只有3.3%。

电商实现了供给侧的数据集中与价格透明,拉动了消费侧,同时也带来了新的矛盾:消费侧的市场经济与供给侧的计划经济之间的矛盾。早期电商所占零售市场份额不多,矛盾不突出,随着电商从边缘到主流,在零售市场占比越来越高,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

供给侧的问题是离消费者越来越远,互联网巨头号称赋能实体企业,开放数据平台,“你只需专心卖货,剩下的交给我来做”。其实平台开放的只是浅层数据,比如新客老客占比、下单地址、加了购物车的有多少、转化率有多少等等,企业越来越不了解消费者。

消费侧的矛盾可以比喻为“楚门的世界”:平台拥有用户的数据,平台变得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自己,你看到的商品是它想让你看到的,你看到的价格是针对你一个人设计的,长此以往,它就会无所不用其极地让你生活在一个更加狭窄的世界里。

这就好像电影《楚门的世界》,楚门看似快乐地生活着,实际上他的世界里就他一个真人,其他所有人都是演员。

从人、货、场来分析,零售业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零售业最早是货-场-人,生产型企业主导,生产出产品,通过渠道卖到消费者手里;后来变成了场-货-人,渠道为王,先是国美苏宁这样的线下大渠道、后是阿里京东这样的线上大平台享受高额溢价;现在正在开启人-场-货的阶段,人为核心、消费者为核心,货可以不通过场,而是通过社交平台,粉丝推荐来找到人。

随着技术的迭代与进化,零售业正迎来一个转折点,新秩序正在建立,旧秩序正受到冲击,就像6500万年前的小行星撞地球。

新的规则是货找人,淘宝京东95%以上的人是通过搜索页面找到商品,拼多多通过搜索进去的只有一半左右,另一半是通过微信群里的推荐链接,和来自拼多多主页的推荐去下单的。基于算法推荐的货找人,正在成为零售业的发展趋势。

黄峥在2020年致股东的信中说:“微小的病毒进入人类世界时,它就像试管中的催化剂一样,加速了新世界的形成。过去世界的某些维度在被重构,一些规则也在被改写。”在商业世界,每一次重构,都是一次物种的毁灭与新生。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杭州兼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杭州兼职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