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红:不要再记住我会打

惠英红:不要再记住我会打

“我是我的花朵的果实,我是我的春夏后的霜雪。”

在央视杭州网络兼职推出的系列节目《散步集》里,惠英红和大家谈起自己身上的“标签”。凭借“打女”形象一路走红的她,不喜欢别人叫她“男仔红”,也不甘心只做全香港最卖座的动作女演员。“其实我一点也不强悍,我懂任何女人会做的事情。我会煮饭,我爱整理,然后我会打毛衣、绣花,我会画画,我都懂。”

如果有机会见到惠英红本人,你会发现人身上似乎的确有一种磁场和力量。在惠英红的身上,她给人的感受是既秾艳又凌厉。她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吃过别人没有吃过的苦,才有了今天的惠英红。她不服输,她也不会被淘汰。

演员惠英红的人生本身就好像一部电影,或者一场接力赛。她的起步不占优势,懂事时便在湾仔沿街叫卖口香糖。吃乞讨来的食物,住在楼梯底下逼仄的小空间里。12岁那年,她看到电影院门口《红楼梦》的明星海报,就下定决心要做同样的“人上人”。于是她考到美丽华夜总会做中国舞艺员,才有了后来被张彻导演发掘,出演《射雕英雄传》中穆念慈一角的机会。

可能正是因为童年这段不平凡的经历,惠英红有着超人的坚韧性格。她从小就懂得不拼就会被淘汰的道理,因此在她的赛道上,每一段路程都是一次百米冲刺。在当时的香港影视圈,虽然惠英红受到张彻的偏爱,但在张彻的作品里,男人才是镜头前的主角。不愿拍“枕头”的惠英红,必须举起“拳头”,一打就是10年。

回忆起这段打女经历,惠英红还是很后怕:“10年里面,满身都是伤,所以对动作片很畏惧,真的很害怕。真的,不要再记住我会打。”

能冲出原始阶层的人极少,女子尤甚。靠拼命,惠英红突破了人生的第一个极限。因为电影《长辈》,她拿到了第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当时她还不明白这个奖项对她的意义,回家后就把奖杯藏到床脚。但之后她的收入开始变高,她的一系列动作片大卖。惠英红一跃成为香港最卖座的武打女星。

《长辈》

《长辈》

但等待她的永远还有下一个弯道。当狂飙般的历史进程到来时,惠英红同样被裹挟在时代的洪流里。80年代至90年代,海外归来的年轻导演逐渐掌握电影圈的话语权。他们鄙弃“四头”(噱头、拳头、枕头、鬼头),也不认同惠英红有演技,能演新潮电影。此时的惠英红事业及个人生活均陷入低潮,她从一线打星跌落至无戏可拍。过去生活贫困时,她还能努力脱贫。但当精神贫困时,流淌在骨子里的敏感和脆弱会击倒她。就像她在2010年第二次拿下金像奖时所说:“我风光过十几年,不知道为什么会跌落谷底,为什么会把自己逼进死胡同。”

好在带着这些经历的惠英红重新归来,从低头开始,从婆婆妈妈的角色演起。这或许是大多数中生代女演员的宿命,但当幸运降临时,或许只有惠英红这样不认命的少数人能抓住它。2010年,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惠英红凭借《心魔》拿下人生的第二个金像奖影后。之后,她又接下《幸运是我》《血观音》这样的片子。

《血观音》

《血观音》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我演可能比我打还好。可是以前是找我去打,没机会去演,那现在有机会给我转型。再出来的时候,能甩掉侠女这个形象是觉得超大的高兴,真的。”

从藏污纳垢的现实中来的惠英红,恰恰从中汲取到表演的养分。如今的惠英红,更多以朋友、老师的身份出现在演技类综艺节目里,一边传授自己理解剧本、人物的经验,一边在表演里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在近日的《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中,惠英红挑中了《万箭穿心》这个剧本。她告诉界面文娱记者,看到剧本里的家庭问题时,她仿佛就看到年轻时的她。她会回忆起家人因为贫穷的分离,以及情感的寡淡,也会想到自己与哥哥惠天赐的冲突,以及哥哥离世的遗憾。

“现场看《万箭穿心》跟你们在电视看是两个版本,现场的比较好一点,很多感情的戏份播出时被剪掉了。所以你们看的时候,如果你们觉得好,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在现场的话会更好。因为这个我自己演出来非常满意。”

1月8日晚,在头条盛典的荣誉授予典礼上,惠英红和王劲松一同获奖上台。两人动作轻巧,眼神坚定,举手投足都是时间沉淀的魅力。毕竟真正的实力派,看起来总是很温柔。当天,惠英红也与我们简单地谈了谈最近的工作以及“过弯”的智慧。

摄影:匡达

摄影:匡达

界面文娱对话惠英红:

界面文娱:您最近在综艺《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里,对《万箭穿心》的诠释感染了很多观众,最初您参加这档节目的契机是什么?

惠英红:这个节目之前,我有去参演一些节目做助演,那很轻松。这次是参赛者,我以为也是像上次一样很轻松。结果去到第一天第一集的时候,就有一点超级崩溃的感觉,原来跟上次完全是两码事。自己去主演,剧本是他们挑,时间也很紧张。拿剧本、背剧本、彩排,之后就要录影了。我当时就说,怎么会是变成这样,我不想玩了。可是第一集一出来就赢了,那赢了没办法,就一定要下一集。可是去了下一集的时候,反而就开始慢慢变得轻松了。

因为只是在还没有上台之前紧张,在舞台表演的时候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全情在那个角色里面,那个感觉很快乐。然后我又想说,如果第二次赢了,要不要演我最想演的东西?我就开始挑一些比较不一样的。所以第二次挑《卧虎藏龙》。这个角色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但因为是古装,我还是比较拿手。

《卧虎藏龙》片段里的孟美岐与惠英红,图源:《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官方微博

《卧虎藏龙》片段里的孟美岐与惠英红,图源:《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官方微博

第三次的时候,我就想再用另外一个形象去演,所以我挑了《桃姐》。我希望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年龄层,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人物。我以为《桃姐》我应该是可以被淘汰的,因为《桃姐》给我的时间最少,连剧本和彩排就给了我大概一个多小时。所以我演完之后,有一点觉得应该会输了,好了我可以回家了,结果我第三名,还是不能走。

那我又觉得不能再这样子了,所以第四集挑了《万箭穿心》。不是一定要挑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时候是应和观众喜欢的东西。我挑这个故事,主要是它有一些家庭的问题,挺像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家庭的问题。因为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家庭很穷,很多孩子都被送走了,并且兄弟姐妹的感情是比较差,有十几年没见面。关系就像一般的曾经见过的朋友,互相hello打个招呼的关系。突然间回来家里一起住的时候,家人间很多摩擦,很多很多,一点事情都吵架、打架,离家出走的都有,因为总归是十来年都没合在一起。

所以我就挑这个故事,是因为里面有很多情节和我的经历很像。比方说中间我跟我哥是最不合,到后来摊开了说,我们刚开始有很好的关系,他就走了。所以我觉得如果在舞台发挥这个剧本,可能观众能更加感受得到我的情绪。

《万箭穿心》剧照,图源:《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官方微博

《万箭穿心》剧照,图源:《我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官方微博

其实如果你在现场看《万箭穿心》,它跟你们在电视看是两个版本,现场的比较好一点,很多感情的戏份播出时被剪掉了。所以你们看的时候,如果你们觉得好,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在现场的话会更好。因为这个我自己演出来非常满意。我们现场虽然有保密,但我们都有看过,发挥得是最好。可是我在回看时发现很多部分被剪掉。

界面文娱:这次在舞台上是和费启鸣一起表演,我们也有听说您平时经常帮助年轻演员理解剧本和人物,那这种传承的观念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

惠英红:我也是从新人跑出来的,对吗?我新人的时候,真的大家对我比较好,因为我碰到很多什么都肯教我,肯把东西让给我的前辈。当然有时候你也会碰到一个老前辈,他什么都不给你,我都看过。我真看过一些老前辈对年轻人,明明两个人是平均的戏,他就可以压上去把整个戏吃掉,整个给挪到后面,我就觉得这种不好。

因为在整个制作流程里面,戏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团队的事情,缺一个都不好。如果对手差,你怎么样去演你都会差,这是我的经验。他水准低,你演出自己的水准,就会变成你跳出来,好像是有点过了。但你压低你的水准去接近他,整体就会很低。所以你必须要把对手演员用到最好,弄得最平衡。所以我也并不是说我心有多宽,怎么样去教人家,只是我明白表演是一个团体的工作。如果我没有把一些经验告诉年轻人,或者是让对手演员配合好一起表演,那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157906014577510300_a580x330

157906014577510300_a580x330

界面文娱:早年您拍了很多动作片,非常辛苦。那对于现在的您来说,演戏的意义有没有发生改变?

惠英红:其实我一出道就是拍动作片,拍了十年,整整十年。十年里面满身都是伤,所以对动作片,我会有很畏惧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害怕。后来一段时间再出来的时候,我能甩掉侠女这个形象,是觉得超大的高兴。真的,不要再记住我会打。现在也有动作片来找我,但第一年龄方面我打不动,我没以前打得那么好,所以倒不如不要再打。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演得可能比我打得还好,可是以前是找我去打,没机会去演。那现在有机会给我转型,我不会再出演动作片。

记者:刘睿欣

摄影:匡达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杭州兼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杭州兼职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