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近期,美国海岸警卫队加大了在西太平洋特别是南海地区的力量部署和行动。就在昨日,美国与东盟十国举行的首次联合军演已经拉开帷幕,而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斯特拉顿号海警船(USCG Stratton, WMSL 752)已于9月1日从印度洋返回南海,目前正停靠在新加坡森巴旺海军基地。在美国的“印太战略”和南海政策中,美国海岸警卫队将扮演什么角色?在美军眼花缭乱的南海军事部署和行动中,它又将发挥什么作用?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

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9月1日,美国海岸警卫队海警船斯特拉顿号(USCG Stratton,WMSL 752)从印度洋返回南海,停靠新加坡森巴旺海军基地。斯特拉顿号于7月底从澳大利亚航渡至南海海域进行相关演训和部署,先后与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军警力量进行了联合演习或训练,参加了美国-印尼“卡拉特”(CARAT)联合演习和为期5天的美马“2019海上训练活动”(MTA 2019),活动十分密集。近日,美国海军与东盟十国的海上联合演习正在南海相关海域展开,预计,斯特拉顿号届时也不会缺席。

斯特拉顿号海警船是2019年美国海岸警卫队向西太平洋地区派出的第二批海警船之一,第一批海警船博索夫号(USCG Bertholf,WMSL 750)1月20日从美国加州阿拉米达港出发,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部署任务;第二批海警船为两艘,斯特拉顿号和梅隆号(USCGC Mellon,WHEC 717),均为6月份从美本土出发。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海岸警卫队1架编号为1720的HC-130H海上巡逻机也在6月底左右部署至日本三泽基地,随后转场部署至关岛。

注:以下图、表中的活动轨迹由“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根据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AIS) 数据整理而成。

一、美国三艘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部署与活动轨迹

博索夫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部署与活动轨迹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表1 博索夫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行动详情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斯特拉顿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部署与活动轨迹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表2 斯特拉顿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行动详情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梅隆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部署与活动轨迹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表3 梅隆号海警船在西太地区的行动详情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编号为1720的HC-130H海上巡逻机

在西太地区的部署与活动轨迹

表4 HC-130H海上巡逻机在西太地区的行动详情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二、美国海岸警卫队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兵力运用特点

受美海军第7舰队直接指挥

与世界大多数海警力量不同,美国海岸警卫队是美国武装力量的一大组成部分。它在和平时期归美国国土安全部管辖,战时移交美国海军部指挥。可能考虑到指挥便利和后勤保障等问题,近期美国海警在西太平洋就直接归美海军第7舰队指挥。

西太平洋地区归属美海军第7舰队管辖,美海军第7舰队在日本、韩国、新加坡、菲律宾、关岛等地拥有大量的海军基地以及大批次在海上航行活动的后勤补给舰船。对于美国海警力量而言,接受第7舰队的指挥领导一方面可以享受辖区内的情报支援和后勤补给,更有利于提高其与第7舰队所属舰机的协同配合,从而提升自身的作战行动效率。

深度融入美军作战体系

博索夫号海警船在部署至东海期间与美海军第7舰队的旗舰蓝岭号两栖指挥舰在日本男女群岛附近海域开展了舰载机着舰起降训练,其演练目的就在于增强与美海军舰船之间的指挥协同配合能力。鉴于美海军近段时间来一直在黄海、东海常态化部署一至两艘导弹驱逐舰/巡洋舰执行军事任务,我们有理由相信博索夫号海警船在东海航行期间与美海军的水面作战舰船也开展过相关的联合演练活动。

最为明显的就是3月24日夜至25日凌晨博索夫号海警船与美海军导弹驱逐舰威尔伯号(DDG 54)从南海方向自南向北穿越台湾海峡,这是美海军与海岸警卫队首次联合开展穿越台湾海峡军事行动。执行穿越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通常来说会有美海军的侦察机提供空中情报支援行动,比如4月28日至29日在美海军导弹驱逐舰斯特塞姆号(USS Stethem,DDG 63)和导弹驱逐舰劳伦斯号(USS William P。 Lawrence,DDG 110)在执行穿越台湾海峡军事行动期间,美海军从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起飞1架编号为169340的P-8A反潜巡逻机、从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1架编号为156517的EP-3E电子侦察机在台湾海峡南口上空提供空中情报支援,在两艘导弹驱逐舰即将驶出台湾海峡时又从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1架编号为168428的P-8A反潜巡逻机在台湾海峡北口提供空中情报支援。因此在博索夫号海警船与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联合通过台湾海峡期间,想必美军也提供了类似的情报支援行动。这也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海警船在执行军事行动中不仅与美海军的水面舰船进行协同,也可以做到与美海军空中侦察监视力量的有效配合,这种立体协同作战模式极大提升了美国海警船在该地区部署期间的作战能力。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美军P-8A海上巡逻机,来源:www.ainonline.com

强化与地区国家海上执法力量的交流协作

在这两批次的部署任务中,博索夫号海警船先后与韩国海警、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开展过双边联合演训,而刚刚抵达西太平洋地区的斯特拉顿号则已经与印度尼西亚海警、马来西亚海警开展过联合演训,内容主要集中在能力建设、信息共享和通信等方面,此外还包括主题专家交流会等室内科目。另一艘梅隆号海警船在日本东部海域开展了近半个多月的海上航行作业,是否与日本海保厅的巡视船开展过双边演训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按照惯例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积极开展军事软实力外交

军舰历来就被视为是一个国家移动的国土,通过港口访问的形式来展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是各国的通行做法。自今年以来,美国向西太平洋地区部署的这三艘海警船已经造访了日本横须贺、佐世保、八户、中国香港、新加坡、澳大利亚悉尼、印尼泗水、巴丹港、马来西亚卢姆特等众多地区港口,在访问期间除了举行舰船开放日等活动之外,船员们还深入到所在国社区与当地民众进行交流,此外美国在当地的使领馆也会和船员们举行招待会等,这些都极大提升了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形象,无形之中提高了地区影响力。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美国海警在停靠印度期间与当地群众进行交流,来源:www.uscg.mil

三、美国海岸警卫队在西太部署的目的和意图           

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所谓的“灰色地带”挑战

近年来,美国一直指责中国在南海等海域借助海警和海上民兵等力量,大搞“灰色地带”,给美军的行动带来了严重的威胁。而海岸警卫队相比于海军而言,在处置“灰色地带”问题时有更高的灵活性。美国此举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即用自己的灰色地带对抗中国等国的“灰色地带”,在南海与中国进行“军对军”和“警对警”的全面对抗。而作为军民两用属性的美国海警船,在处置所谓的“海上民兵”威胁时,也比海军舰艇更专业更灵活。斯特拉顿号海警船首站到访澳大利亚时就参加了美日澳三国的“护身符·军刀演习”,随后又前往印度尼西亚参加“卡拉特”联合军演,结束之外又马上赶到马来西亚参加“海上训练活动”,戏份十足,大有与美国海军在该地区分庭抗礼之势,表明美国已经大大提升了美国海警船在可能爆发的地区军事摩擦和冲突中的角色扮演。

应对朝鲜的“海上走私”活动

2017年11月29日朝鲜宣布成功开展了“火星-15”型洲际导弹弹道导弹试射,并称该款导弹携带超大型弹头可以覆盖美国全境。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美国开始以“朝鲜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借口,实施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先是鼓动联合国对朝鲜实施禁运和制裁,同时自己也出台了一系列的对朝鲜企业和个人的制裁措施。与此同时,美国自己并拉拢盟友和伙伴国出动飞机、舰船等多种兵力开始在东海和黄海海域对制裁朝鲜情况进行“监督”。博索夫号海警船部署至西太平洋地区期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在东海部署,其任务重点很可能是针对朝鲜的非法走私活动进行监视

改善第7舰队兵力不足的局面

自2017两次撞船事故之后,美海军麦凯恩号、菲兹杰拉德号导弹驱逐舰已经瘫痪,还有一艘巴里号驱逐舰长期在港内维修,这让第7舰队兵力显得捉襟见肘。与此同时,受撞船事故的影响,第7舰队以及美海军开始了大规模的整顿行动,对舰员的训练、培训和考核工作全面开展,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横须贺海军基地舰船出港执行任务的能力。海警船的到来,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担负起美海军在该地区的部分职责,分担部分任务。事实上,在海警船在南海活动的期间,美国海军舰船明显减少了在该地区的部署。

美国海岸警卫队近期在西太地区的兵力运用及意图

2017年美军第七舰队麦凯恩号撞船事故图,来源:news.sina.com.cn

提升美国海岸警卫队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能力和角色

美国海岸警卫队海警船伴随美国海军在海外执行军事任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2008年美国海岸警卫队就向波斯湾之畔的巴林部署了6艘海警船编入美军158联合任务部队(CTF158)执行巡逻任务。此次部署至日本的梅隆号海警船2019年2月份刚结束了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渔业执法任务,并返回美国本土;5月份在委内瑞拉局势紧张之际美国海岸警卫队詹姆斯号海警船(USCGC James)部署至委内瑞拉外海进行巡逻侦察。由此来看,美国海岸警卫队把海警船向西太平洋地区部署,其中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通过让海警船在该地区执行各种任务、参加各种演习,来熟悉地区作战环境,提升其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任务执行能力。对此,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卡尔·舒尔茨上将(Adm。 Karl Schultz)表示,“在大国竞争的复杂地缘环境中,美国在太平洋对强大海警力量存在的需求正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四、结语及展望                                                          

基于上述原因,美国海岸警卫队意图介入南海等事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2017年,美国国内就曾有过密集的讨论和酝酿。2017年1月,时任美国海岸警卫队司令保罗·楚孔夫特上将(Adm。 Paul Zukunft)在接受采访时称:“我已经和海军作战部长讨论过在南海及相关地区永久部署海岸警卫队的设想。这将有利于拓展我们同越南、菲律宾以及日本的工作关系。我们也可以直接同盟友开展航行自由演练”。在2017年初,国际海洋安全中心(CIMSEC)的一份关于美国海岸警卫队部署南海的报告结论指出:美国海岸警卫队进入南海在提升自身能力和支持美国开展“航行自由”行动上来讲会产生积极的效果,并且作为政府公务船的海岸警卫队船只有利于缓解南海地区的紧张局势。但是,美国海岸警卫队也有可能卷入南海地区冲突中,因此在向南海地区部署海岸警卫队之前必须要充分考虑复杂的风险,必须要权衡利弊。

表面上,海岸警卫队火力更弱,有利于降低敏感性,但实际上 更可能刺激局势的水平升级。而且,海警船与军舰不同,带有执法的性质,这势必推动美国进一步直接介入南海争议。对此,美国当然明白,但为了更全面、更立体地在南海针对中国,甘冒风险在所不惜,美国显然加大了在南海博弈的筹码。不过这种做法,究竟有多大用处,尚有待观察。因为美国海岸警卫队受财政等因素等限制不可能大规模海外部署,而像博索夫、斯特拉顿海警船这种4500吨级的已经是美国最先进的海警船了,这对于提高美国军事力量在南海的存在聊胜于无。况且,风险如此之高,很可能得不偿失。(作者署名: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杭州兼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杭州兼职 对此不承担责任.